ZT 我是嚣张的第三者!

            当我挽着她的老公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那张脸,令我无比熟悉,牢牢记了七年的脸,呈现出一种伤心欲绝的表情,这是我等了七年的表情!我狂喜到几乎尖叫!
     
    我一脸楚楚可怜,一脸无奈,一脸情根深重的样子面对着她,我紧紧握着她的老公,我的情人的手,我不会放开的!
     
    一直到七年前的那个夏天,我都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儿,我又那么温柔又那么美丽的一个妈妈,很体贴,脾气很好的爸爸,爸爸每次上街都会一手拉着妈妈一手拉着我,他的手又大又温暖,妈妈常常说,只要爸爸在,天塌了也不用害怕。
    
    我常常记得从学校放学回家时候,听见爸爸妈妈在家里又笑又闹,爸爸嗓门好大,妈妈总是被逗的咯咯直笑,然后用勺子假装敲他的脑袋,爸爸就笑着躲在我身后,所有人都告诉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妈妈有时候去国外出差,爸爸每次都到北京去把她接回家,爸爸说不愿意让她一个人走从北京到西安这么长的一段路,我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吵大闹。家里为了装修的事情妈妈和爸爸意见不和,妈妈有点生气,爸爸就会笑着说“你相信我,我会装的好好的,不让你住着不舒服。”爸爸常说妈妈是家里的格格,我是他的千金,妈妈是他的万金。
    
    
    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还有谁能比我更幸福?
    
    
    是不是越美好的感情就越是走不到尽头?是不是越棒的丈夫就越是握不住?是不是越好的男人就越容易变心?高一的暑假,毫无预警的,我的世界在黑和白,天堂和地狱之间瞬时颠覆!
    爸爸和妈妈感情还是那么好,爸爸仍然深爱着妈妈,这是他说的,可是他放不下那个年方26零3个月的年轻女孩,那个暑假,我和妈妈同事蒙了。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我的家里也出了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一点点的预兆都没有,为什么在甜的出蜜的生活旅程中,会突然暴出这样一座冰山?好冷啊,冻得我的心好冷!
    
    我跑到爸爸的办公室,我去看那个女孩!妈妈已经被打击的无话可说,大病一场住院去了,爸爸并没有打算离婚,可他坚决不放弃那个女孩,那个他说又柔弱又真诚的女孩!他说他爱妈妈,爱我,他不会离婚,可他还是一遍一遍的和那个女人联系!
    
    我看到了她,那个又柔弱又真诚的女孩。她没有妈妈美丽,但是比她年轻,比她健康,她的青春散发着诱惑力,她真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她只是身不由己。她说,男女之间的爱情一旦来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她为了爱我的爸爸,不愿意伤害我的家庭,所以她的爱只能隐藏在幕后。
    
    她说,她才是婚外情中最受伤害的人,因为她的付出是最无私,最得不到回报的。
    
    她说,社会上对于第三者的言论已经温柔了许多,因为人们认识到第三者是婚姻中最弱势的一方,她们才是最可怜的,她们真诚的付出感情,身体,为了一个不会属于自己的男人,而心甘情愿消耗着自己宝贵的青春。
    
    她说,她是付出最多的人,受伤最多的人,最可怜的人,用情最深的人。
    
    她说,她不愿意伤害她爱的男人(也就是我爸爸),所以不打算破坏我们的家庭,她只要待在他身边,爱他就好,她什么也不要。
    
    我当时把手上所有的东西都往她身上砸,我脑子里翻动了所有所有最最恶劣的念头!我想泼她硫酸,我想拿刀砍死她,我想把她从二十一楼推下去,我想把她流泪脸皮剥下来撕烂,我想把她绑在火柱子上放在油锅里,我想一刀一刀凌迟她,现在想起来,我心里还是充满了恨!好一个楚楚可怜的贱女人啊,我的母亲现在躺在病房里,天天以泪洗面,她的心都碎了,毫无预警的打击啊!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
    
    而她还如此理直气壮像蛇一样的准备缠住我爸爸,她软弱的话里是毫不打算退让的意思!
    
    她哭着打电话给爸爸,爸爸立刻就赶来了,他不许我伤害她,我的爸爸,此时冷冷的看着我,说我什么也不懂,说我不懂大人的感情,说她是个好女孩,不许我伤害她!她躲在父亲的怀里不边哭边颤抖,爸爸没有注意到吧,我,颤抖的比她还厉害!我整个人的血都冷了,手麻了,我想昏倒,我想从二十一楼往下跳!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家的,爸爸竟然选择留在那个女人身边安慰她,也没有陪他浑浑噩噩的女儿回家,他也不害怕我在路上出事?家里空荡荡的,没有妈妈在厨房制造出来的香味了,好多衣服都没有洗,好多东西碎在地上,也碎在心里。
    
    妈妈迅速憔悴了,爸爸去医院看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在医院陪床,我看着她,看着她仍是那么美丽的脸,晚上三四点躲起来一个人哭!妈妈知道了以后,努力的打起精神,她甚至告诉我不要怨恨父亲,她说爸爸只是不爱她了,但还是爱我的。
    傻妈妈!傻妈妈!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他的爱已经变成了恨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任何伤害你的人,哪怕是我的父亲,我也会恨他到死!我是你的骨血啊,我是世界上最疼最疼你的人,最疼你的人本来应该是父亲,可他背叛了!
    
    
    王莹——这个口口声声不愿意破坏我的家庭的女人,终于忍不住跑来了母亲居住的医院。她在妈妈病床前声泪俱下,她说她怀了爸爸的孩子!她说,她本来并不打算伤害妈妈,她说她不愿意伤害任何人,她从一开始和我爸爸交往就打算默默的爱他!
    
    可感情不受她的控制,她渐渐变得贪心了,她希望永远和我爸爸在一起,她说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她不想打掉宝宝!她一遍一遍的重申她是善良的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她是不想破坏我的家庭的,但是——但是——爱情使她不能控制自己了。
    
    
    妈妈在一边流泪,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的妈妈,在还没有开口的时候就以经输了,输给王莹这个贱女人的柔弱,输给她的楚楚可怜,输给她的年轻和爸爸的鄙劣!
    
    她走了,我哭着告诉妈妈,我能照顾她,不要留在一个烂男人的身边了,离婚吧!妈妈还是哭着不说话,她抱着我,我们一夜一夜睡不着。
    
    爸爸没有答应王莹离婚,但他仍然和她交往着,妈妈卧病的时间里,他们还在外面买的房子里约会,或许还上床,王莹给爸爸的手机上发着一条一条甜蜜的短信,每次都想刀子割我的心。
    
    
    我不能倒,我有妈妈要照顾,我不能倒。我不能一时冲动找她拼命,因为我有妈妈,我怎么样了的话,妈妈会痛苦死的!我对爸爸越来越冷淡,他发现了,也很痛苦,可是他的痛苦有妈妈的万分之一吗?他享受情欲和所谓爱情的时候,怎么不痛苦?那个病床上被他折磨到迅速苍老的女性,为他付出了那么多的女性,他说是他的宝贝,他的万金的女人,他想到了吗?
    
    我看他,我用鄙夷,用冷漠的眼光告诉他,我会恨他一辈子,让他跟他那个淫荡的妓女性交去吧,他想同时享受家庭的温馨和情妇的柔媚,想的美!
    爸爸不敢离婚,他知道他再也找不来妈妈这么合适,这么好的妻子,但王莹一日一日的闹,爸爸终于和她搬了出去,家里,只剩下我,和孱弱的妈妈。
    
    妈妈为了我,硬是打起精神,她给我快乐的笑脸,乐观的精神,她怕影响我学习,她希望我考上好的大学。好的,妈妈,你说的我都听,你的愿望我一定会达成。
    
    大一那年,爸爸回家了,因为王莹,这个贱女人说,她的青春有限,她不能陪着爸爸了,不能再“奉献”了,于是她带着两套房子和几十万的钱离开了,爸爸说他表示理解,他说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给他奉献了如此多的青春,应该得到补偿的。哈哈!
    
    然后爸爸回家了,他竟然还有脸回家,妈妈忍让了他,可我知道,他心里念念不忘的,仍是那个王莹,那个为他打掉了一个孩子,柔弱无依的“善良女孩”。
    
    
    这个贱人也需要成家了,她需要找个好丈夫,一个爱她的男人,她成功了,我知道她结婚了,她很幸福的生活着,而我了解所有所有她的一切,包括她的照片,住址,包括她和爸爸交往的证据,包括她的身份证,她老公的名字,工作单位,我并没有打算报复,只是掌握着。
    
    我像妈妈说得那样,努力生活,不放弃信心,因为她希望我那样,我就那样。
    
    
    可是妈妈走了,她那样殚精力竭,还是夏天,暑假,我毕业的那一年,她的精神和身体都崩溃了,她没有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也没有,因为我要参加妈妈的葬礼。
    
    命运又在大四的暑假翻了天!医生告诉我,给妈妈准备衣服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要疯了!
    我买了最贵最漂亮的衣服,我搂着妈妈的身体不想让他们带走她,我在世界上只剩下一个让我为之奋斗的人,她还没有享受到女儿的孝敬,就走掉了,她本来应该是那么快乐幸福和健康的一个人!
    爸爸也哭了,不知道是哭他的愧疚还是什么,居然比我哭得还伤心,我冷冷的看着他,我从心底鄙视他,鳄鱼的眼泪。虚伪!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可以爱了,但是我恨的人还在,还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个幸福的家,这个恨在我心里,妈妈不在了,那么我还珍惜自己干什么?我要报复!
    珍惜自己,是为了妈妈而珍惜着
    现在,我一身轻,我可以为了报复活着,我可以把心里蕴藏了七年的恶毒愿望一一实施,我做到了!
    
    
    爸爸搬去包头到爷爷奶奶的城市工作,他是调动,他希望我和他一起走,我拒绝了,我已经自力更生。
    我在西安找了工作,我可以找更好的工作的,但是我没有犹豫,签了一个平凡的,报酬条件都低一级的单位,王莹的老公所在的单位。
    其实我跟本不觉的我有那个本事引上她的老公——程哲(都是真名),但我总要想办法接近她的生活,才能让她鸡犬不宁吧?好笑,她真的很爱这个程哲呢,天天电话也跟的够紧。可惜,她已经不年轻了,我才二十出头,我比她有的是资本,她当初勾引我父亲的资本,我源源本本砸回她头上!
    
    
    程哲是个好丈夫,呵呵,没有我爸爸表现的那么好,但也算是个好丈夫,他们的家在电子科大的家属区内,还没有小孩,好极了。
    装柔弱,王莹交给我的重要一课,我不爱这个程哲,但我真的知道怎么样显得很爱他,他也以为我很爱很爱他,我从不掩饰我对他的迷恋。
    我的优势很明显,好男人会为了妻子控制自己,不受另外一个年轻貌美的女性的诱惑,但是我爸爸那样的男人都能背叛,何况程哲?这样一个没有太多资本,不想我父亲那么优秀的男人,被我那样痴狂的迷恋,他不能不乱,我得到他了,他家里那个黄脸婆根本没法和我抢。
    
    我比王莹更柔弱,我一遍一遍告诉他我不愿意破坏他的家庭,我愿意默默爱他。我把他发给我的所有短信记在一个小本子上,画满红心,他发现了,感动到几乎流眼泪。
    我窝在小小的房子里,给他做小沙锅吃,我从不让他破费,我告诉他,只要抱的紧,吃什么都很好吃。
    我告诉他,最喜欢看他吃我做的东西
    我买衣服,买鞋子,都是为了给他看
    我告诉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了这样的男人,我让他觉得我好心疼好心疼他
    我告诉他,我喜欢每一样的他
    他要出行,我整理好所有的东西在表格里寄给他,他每每有烦闷我会用尽一切安慰他
    我叫他哲,我的哲,我很柔很细的叫他,用凝视我母亲的眼光凝视他,他以为我真的真的非常爱他
    王莹没有我做的如此细致,我给他惊喜,给他所有的温柔关怀,我抚慰他也挑逗他,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在他身边
    
    
    
    他爱上我,我知道他爱的死心塌地。或许不是爱情,爱情是什么鬼玩意儿谁知道,但是只要能伤害他的那个老婆就好,不是吗?
    当我们爱的如此浓,我终于想办法让王莹发现了。她发现了,我留给她的蛛丝马迹她终于发现了,何况她本来就是做过第三者的人,她比一般女人更懂得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流着眼泪告诉程哲我要离开他,我不愿意伤害他和他的妻子,我爱他所以不会伤害他的家庭,我收拾东西走了。
    
    我走了一个礼拜,然后打电话给他,我哭着说我一个人在街道上,我说我不应该打电话给他,但我好想,好想,我忍不住,然后我说对不起,再见。
    
    程哲差点疯了,问我在哪?他说他要立刻到我身边来,我一边呜咽一边摇头,我说我不想当个坏女人,我挂了电话,然后仰天大笑,事情还没完,我要把王莹的手段一样一样用回到她身上!
    
    又过了一个礼拜,我回到公司去了,我知道他找我找得快疯了。我躲着他,最终,我“按耐不了疯狂的思念”,跑到了我们居住的小屋子里,我们紧紧抱在一起,我边哭边说不想离开他,我说这半个月我快疯了,我们一边哭一边亲吻,我不停的骂自己,他很温柔的抚慰我,说这不是我的错。
    
    我哭的好凄切,只要想到妈妈,我就控制不了我的眼泪,多少眼泪我都流的出来,我坐在床边整整一个晚上凝视着他,在早晨把他吻醒,我偎在他怀里,心里得意至极。
    
    程哲终于决定离婚,他不顾我的反对。我哪有可能是真心反对啊?我高兴极了,我不会和程哲结婚的,但他离婚我可是早就计划好的!
    我挽着他的手,我颤抖着依偎着他,他说他要一辈子照顾我,他说他不爱自己老婆了。
    王莹终于把电话打到我的房间了,她早就忘记了,她早就忘记了我,忘记了那个疯狂的暑假,她以为她凭着青春破坏了别人的家庭,实现了自己的虚荣和女性魅力之后还能拥有幸福的家庭,她以为那个小女孩对她无能为力?她以为我会忘记她?
    
    她没有认出我的声音,只是在电话里破口大骂,骂我是贱人,骂我不要脸,骂我破坏别人的家庭,抢别人的老公。
    我告诉她:
    
    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我只是身不由己,男女之间的爱情一旦来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我为了爱程哲,我不愿意伤害他的家庭,所以我的爱只能隐藏在幕后。
    
    我说,我才是婚外情中最受伤害的人,因为我的付出是最无私,最得不到回报的。
    
    我还说,社会上对于第三者的言论已经温柔了许多,因为人们认识到第三者是婚姻中最弱势的一方,我才是最可怜的,我真诚的付出感情,身体,为了一个不会属于自己的男人,而心甘情愿消耗着自己宝贵的青春。
    
    我是付出最多的人,受伤最多的人,最可怜的人,用情最深的人。
    
    我说,我不愿意伤害我爱的男人(也就是我爸爸),所以不打算破坏他的家庭,我只要待在他身边,爱他就好,我什么也不要。
    
    
    她听完后更是骂得凶,她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一模一样的话,这样熟悉的话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对我,是那么惨,那么痛的伤害,对她,竟然连记忆都不复存在。
    
    我会让她想起来,她必须想起来!
    我打电话给程哲,把上述的话复述给他,我说我还是不要你离婚了,你妻子骂我骂得对,我错了,我要离开你。
    程哲慌了,他在电话里一次次的安慰我,然后他开车回家,他说他铁了心离婚,他和王莹大吵一架。
    王莹给我打过好几次暴怒的电话,甚至还有一次哭着求我,说她本来有个好丈夫,求我离开,把那个好丈夫还给她。
    她说她现在伤心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比她哭得更伤心,更脆弱。我说我不受控制了,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我本来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但是——爱情使我不能控制自己了。我说,我好想和哲在一起,他是我奉献的所有青春,我爱他,我想和他一起生活,我把我最美好的一起已经给了他。
    她越凶,我就越柔弱,越爱哭。
    
    
    
    程哲终于站出来保护我了,他说,如果我们的爱情够坚定,就一起面对,我等这句话好久好久了啊!
    我激动的紧紧搂住他,我说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让我当个罪人吧,我说下辈子,我给你妻子好好的还债!
    然后我在半夜三点的时候打电话给程哲,当时他正在家。
    他很诧异,问我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打电话。
    我说,我不知道。我们说好了要在一起,可是你还是选择在周末回家去,你家里有你的妻子,你可以拥抱她,我一个人在外面,只能拥抱我们的记忆。
    
    他慌了,他说自己绝对没有碰王莹,回家王莹和他吵和他哭他看都不看,只想和她说离婚的事情。
    我在电话里低声的哭,我说我太脆弱,是我不好,我觉得我要失去你了,我们不都快要走到一起了吗?为什么我还是觉得快要失去你了?
    
    程哲当时就披上衣服准备来找我。我听到电话里面王莹的尖叫,三点你出去干什么?又和谁谁谁鬼混是不是?
    程哲没理她,径自出门了,我知道他要来找我。
    他还没到,王莹的电话已经打过来了,她继续骂我,骂我是个无耻的第三者,骂我是破坏别人家庭的贱人。
    我很轻很柔的回应她,第三者能为自己辩驳的话多的是,我全用了,第三者种种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是她教给我的,我学会了。
    我说,我没有那么洒脱,我虽然不愿意伤害别人,可是,可是,我没有那么洒脱,可以放弃自己生命中唯一遇见的爱情。
    我爱程哲,他也爱我。我们只是相见恨晚,我们相遇,相知,才发现彼此是世界上最合适的一对,爱情不应该被婚姻所束缚。
    王莹,这几年我待在程哲身边,他的痛苦,他的心事,都是我在帮他分解,我比你更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你是一个好妻子,那么程哲自然回眷恋你,就不会爱我。可见是你自己做的不好,才让我们无奈的相遇相爱。
    
    她在电话彼端尖叫,说我一派胡言。可惜啊,这样的话我练习过太多太多了,我说的顺极了。
    
    
    我说王莹,你爱哲吗?如果你是真的爱他,就不应该为难他。他在对你的责任和对我的爱中挣扎,痛苦,你舍得他如此痛苦吗?你就放爱一条生路,放他一条生路吧!求求你,放过我们所爱的男人吧!
    
    
    老天,多么无耻的第三者的语言,这都是王莹教我的啊,她对我母亲说过的话,我背的好熟好熟,我一串一串的砸回去,我看她怎么反驳!
    
    
    
    程哲来了,我没有挂电话,而是放下电话惊喜的大喊程哲的名字,我搂着他的脖子不放开他,我边哭边说,我会下地狱,我为了你愿意下地狱,我对不起你妻子,我对不起她!
    让老天惩罚我吧!我离不开你啊!
    
    程哲紧紧的抱着我,说一切有他,说他会给我一个家。我始终把自己放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上,我受了命运的害,我受了他妻子的伤害,我是楚楚可怜的,受伤的第三者。
    
    我让程哲深深的相信我是善良的,我对王莹没有一点的恶意,只有歉意,反倒是王莹,对我总是恶言相加。他大骂王莹是妒妇,我在心里冷笑,就你这种男人,还不是个烂货色。
    我仍是嘤嘤的哭,说怎么办,你妻子听到了,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他握着我得手,说,我们把事情一次解决吧,我要和王莹离婚!
    我说不要,我不要再和你分开了,我害怕失去你,我要和你一起面对。
    
    
    而且,我说,我也是女人,我伤害了你的妻子,我要去安慰她,对她道歉。程哲又说我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儿,呵呵
    
    他答应了。我就要见到王莹了,我心里兴奋的睡不着,我好久没有看到那张脸,好久了!那张脸在我心里已经定型成了嚣张而柔弱的样子,我要看到它因为痛苦而扭曲的模样!
    
    我颤抖着,紧紧靠在程哲的怀里,颤抖着看他拿出钥匙开门。
    门开了,我把头藏在程哲的怀里,更加剧烈的颤抖,程哲怜惜的抱紧我,我进了他的家。
    王莹还没有回家。
    他们家布置的很温馨,看得出来王莹也是很用心的在经营她的家,卧室里是他们大幅的结婚照,我呜咽了一声捂住脸,程哲立刻把结婚照拿下来扔掉。
    尽管婚姻成了这样,王莹还是给程哲留了菜和稀饭,留了纸条,我知道她尽她所能的挽留着程哲。
    我告诉程哲,王莹是个好妻子,她给了你一个好温馨的家,但是我会给你后面几十年更温馨的家,更美好的回忆。
    我们等着王莹回家,她快回来了,我紧紧握着他的手,想着妈妈,想着想着就哭了,我要她一回来就面对我的泪水,我要先声夺人。站在弱者的立场上
    
    她回来了,踏进家门,看见她的丈夫和他的情人在等她,那一刻,空气都静止了,我知道她被噎住了,她被悲痛和不可置信噎住了。
    当她给我的妈妈施加痛苦的时候,觉得很理所当然,可是加害者却不允许也承受不了同样的痛苦施加在自己身上,这就是第三者。
    她容许自己破坏别人的家庭,可是另外的人破坏自己家庭的时候,她又比谁都怨天尤人,愤恨恼怒。
    想当初,我也对她说过,我说如果你是一个妻子,你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你能接受吗?她不回答我的话,一个劲儿的自说自话。
    或许她认为凭着她的魅力根本不可能又这一天,老天爷没那么长眼,可惜,老天爷的确不张眼。
    但是,我在,老天爷不替我妈妈报仇,天不报我报!
    她骂我,骂程哲,我始终低着头说对不起,但是我在说对不起的时候,双手紧紧攥着她的丈夫,呵呵!这是最最虚假的对不起,一边装愧疚,一边炫耀!
    
    我知道她的双眼始终狠狠的钉在我脸上,她没有认出我。她怎么认得出来?她只见过我一次,在那个我终身难忘的暑假,那个曾经自认为自己很幸福很单纯的十六岁女孩,那个被她毁灭的家,那是她得意的一笔骄傲,她用自己的年轻和魅力得到了财富和男人的宠爱,可现在她老了,我母亲的女儿却是风华正茂的!
    我说,我对不起你,可是请你放手吧,我们下辈子会好好的偿还你。
    王莹瘫坐在沙发上,一手指着程哲,双眼瞪着我,她的声音颤抖,她说她不明白为什么用心经营的家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说她为程哲,为家付出了那么多,程哲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
    
    程哲搂紧我,说我为他付出的更多更多,更有最美好的年华。这是他们夫妻的战争,我只需要留着眼泪低头站在一边,心里大笑就可以了。
    
    我做了许多表面低调,实际上炫耀的小动作,说了几句楚楚可怜的话,我说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互相为难呢?
    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爱情,就是个没有人情味的世界了,爱情是最不可预测的东西,一个人只能活一辈子,难道因为我和程哲相遇的晚,就不可以相爱吗?
    请你理解我,请你理解哲!
    我说,程太太,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我不想伤害你,在这件事上最无辜的就是你,我真的真的衷心希望你能幸福!可是命运让我无能为力,如果我可以少爱哲一点,我一定会把他还给你,说道最后我哽咽的说不下去,我的样子就仿佛被爱和罪恶感压迫到了极限。
    我将双手埋在了掌心了,我始终没有抬头看过王莹一样,但是,她的表情,她的心碎和痛苦,她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她知道一切无法挽回,她的丈夫已经失去了,而她年华已老,她所衷心相信的,费心维护的,爱着的,依靠着的一切都突然因为另外一个人而丧失,这种表情,我在亲爱的妈妈脸上看到太多了,我不用看,就知道她是张什么脸!
    
程哲说,咱们夫妻也没什么缘分了,我也不亏待你,咱们平和的离婚。
    王莹这一口气才转过来,就大叫大嚷起来,妈妈,你看见了没有?你当初只是默默的流泪,而她,她竟然如此痛苦的嘶叫啊!妈妈,你看到了没有?这个破坏了你一辈子幸福的无耻的女人,在经受和你一样的痛苦!妈妈!
    我从他们的争吵中才知道,王莹为了程哲工作的发展,自己推掉了一个发展的好机会,她现在几乎是靠程哲在养着,失去了程哲,还会有哪个男人要她呢?她为了家庭的发展,牺牲了自己的利益,她为了最爱的男人奉献了,而现在,有所成就的男人嫌弃她了,打算抛下她。
    程哲就跟冰一样冷,无论王莹说什么哭什么,都无动于衷。王莹回忆着,回忆她和程哲曾经的爱情甜蜜,回忆他们构筑整个家庭的过程,她算什么?我的母亲,当初为了我的家庭和我爸爸付出的比她多多了,她有愧疚过吗,有吗?
    
    然而我不能在此刻功亏一篑。
    
    我不面对她,我只是紧紧巴住程哲,在我面前,他的心必然更硬,更坚决。
    他说即使有爱,也是曾经的爱了。而且这几年王莹变得厉害,不再是曾经那个理智的女人了……男人,为了甩掉一个不爱的女人,什么伤人的话说不出来?
    我一副无法承受的样子,我搂住程哲,我说,求求你带我走吧,我们把一切留给你妻子,我们俩走好不好?我愿意一无所有的跟着你。
    想当年,王莹这个第三者当的可没我无私吧?她是为了钱勾引我父亲,我可不是哦,我什么钱都不要!
    程哲看我哭得如此凄惨,立刻二话不说带我回去我们在外面的屋子,留着王莹一个人在屋子里哭得死去活来。
    不过我比她更善于哭得死去活来,所以王莹,他没时间心疼你。
    
    
    有了我这么一个促进,更加恶化了他们的婚姻,我知道,即使我这个时候消失掉,他们的婚姻也不可能恢复了。
    但是我不走,我还有致命的一击给她。
    
    不等我约她,王莹自己就约了我。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们选在一个公园,兴庆公园,交大北门那个。
    我比她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达,但是她不知道,我躲在旁边,走近,走到兴庆湖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好像刚刚哭过,一脸憔悴忍耐的样子,她拿了一瓶矿泉水。我在暗处,欣赏者她难过的表情,傻女人,一个人就来了啊,我带了我的表哥,还有表弟。
    我们约三点,我四点才出现,任何一个小细节我都要气她,让她知道我的胜利,我的嚣张。
    她看我出现,身后跟了两个高大的男人,脸色就变了。
    我镇定的说,程太太,现在你还是程太太,我不会对你怎样的,你不用害怕,我只是害怕你伤害我,你是那么恨我。
    她盯着我的脸,表哥表弟都到附近转悠去了,当然,他们是不会让我离开视线的,这个女人劲儿一上来,指不定把我往湖里推呢!我知道,因为我当初可不只是想把她往湖里推而已。
    王莹絮絮叨叨说的那一套,我早就熟悉了,不过就是我的无耻和希望我原理她和程哲的婚姻。
    说得过程中,我仔细看着她的脸,我不哭了,在她对我声泪俱下的时候,我笑的很冷,最后我大声笑了。
    她吓了一跳,我等这一刻等好久啊
    我拿出妈妈的照片,爸爸的照片,我在她大骂第三者的时候,拉住她的手,在她手里放了几张照片。
    我说,你认得不?
    我边笑边问,记得何爱敏是谁不?记得张骏涛是谁不?
    
    她傻了,看着父亲的照片,她呆呆的张着嘴,呆呆的看着我
    我得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我紧紧攥着她,“你记得我不?你记得张骏涛的女儿不?”
    我的指甲把她的手背掐出了血印,那一刻我看起来应该像鬼,我逼着她的脸,一边哭一边叫,我把妈妈和爸爸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边,她不敢不听!
    我要让她知道是谁找她复仇来了!
    我把妈妈是怎么死的,怎么哭的,我从一开始就怎么计划的,都告诉她!
    我说,这不是偶然的,贱人,我从十六岁就开始想,没有实施,是因为妈妈在!我答应妈妈要好好的生活!所以我不糟蹋自己,我不找你!但是妈妈死了,就是间接被你逼死的!我计划好几年了!
    我妈妈要是活着算你幸运,可她死了!我要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我比你年轻将近十年,我永远比你有资本!
    你以为你成家就没事了?你闪人了,我爸爸还念着你,你以为我们搬家就没事了,我故意留在西安!
    你以为我进程哲的公司是偶然的?我专门的!
    
    你以为如果程哲是个好男人,你就一辈子快乐?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你就别想知道什么事快乐什么是幸福!
    你以为程哲不够忠心,所以才会让我插进来?
    我告诉你,即使他是个百分之百忠心的好男人,我也会用最卑鄙下流的办法让他背叛你!
    我要你一辈子哭,一辈子不得好死。
    她也哭,她说她当年是无辜的,说我偏执,说我偏激,说我为了这么一件事毁灭她的幸福,说我是魔鬼。
    我才不跟她说理,我只说,我这辈子活着就是报复你来了。
    你以为你没做什么?
    我妈妈呢?我妈妈不无辜吗?她生生受了你那么多伤害,我也是!
    
    
    
    我这次就是告诉她,我才不在乎她和程哲离婚与否,如果他们离婚,当然好,如果不离,我也会让他们的婚姻一辈子不幸福!
    我又不打算和程哲结婚,但是如果他还是王莹的丈夫,那我就要让他永远忘不了我!
    
    
    她疯了死的狠狠瞪着我,她伸出手想要抓伤我,我的表哥跑过来,一把扭住她的双手。
    我跟我表哥是最亲的,他和我都最爱我妈妈,他几乎可以算是我妈妈,他小姨的儿子了!我的计划只告诉过他,他坚决反对,他不许,但他阻止不了我,因为我已经动手了。
    表哥架着这个贱女人,她惊恐的瞪着我,她以为我会动手撕她,或是伤害她。
    她错了,我怎么会动手呢?伤身能伤得了什么?伤心才是致命的!我用最最恶毒的言语伤害她,这比我用指甲撕烂她的脸更让她疼!我把我和程哲缠绵的照片给她看,把他发给我的短信全部她看,把他说过她的难听的话原封不动的重复给她,我放肆的大笑,我说王莹,想当初你那么年轻那么光泽,可惜瞧瞧你,你现在给折磨成了什么样子,程哲每次看到我,都会说你简直像个村妇!
    你以为从我父亲那儿得来的钱够你奢侈一辈子?你离开我父亲找个年轻的男人组成家庭,你就再也没有本钱,因为你不是情妇,你没有奢侈的权利了。离开了钱,你能保持住你的魅力吗?你已经丧失了你的独立,又没有美好的人格,你和程哲更不是贫贱之交,你们甚至没有我父母曾经的感情,你以为你能留的住什么?
    
    我要让你知道,那个你爱的男人,你依靠的男人,你拼命留住的男人,是被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抢走的!可惜啊,我一点都不爱他,你爱他,你都无法从我手底下抢走他,你真可悲。
    
    你最可悲的,是我所运用的一切,都是你教我的!你昨天的残忍,就是我今天的老师,你十年前想不到吧,你做梦都想不到吧?
    
    而且你还很可怜,因为我是为了让你更痛苦才告诉你真像,而你即使知道了真像,你也无法让程哲相信你!呵呵,因为,你断断不敢告诉程哲你曾经是个被包养的女人!!!
    这些当过情妇的第三者们,她们从心底里也个个都打算着捞够钱后好好成立个家庭过正常的生活,有个好男人爱的。这是她们不说出口的打算,她们在楚楚可怜的拿着支票和金主分手后,马上转头就寻找自己想要依靠的男人,还要索取爱情,她们嘴上说爱情无罪,可惜,你看看她们,她们哪一个敢对丈夫或者男友说自己曾经是人家的二奶?曾经是个第三者?
    她们不敢说!
    王莹当然不敢说,呵呵,可惜,我敢说
    
    我当然敢说,因为我要打垮她,我要让她绝望!
    
    当晚程哲知道了我和王莹约会的事情,王莹和他说我是个流氓,她还联合了程哲的姐姐,一起说我的坏话。
    我关了手机,我很忙的。我把屋子搞得一团乱,我把眼睛哭肿,我把房子里的东西全都砸坏,然后把很多照片——王莹和我爸爸的照片,揉碎了瘫在地上。还有我妈妈的照片,我把它放在桌子的正中央。
    
    程哲打不通我的电话,自然跑来找我,他在外面使劲的砸门,我故意背靠着门小声的哭泣。
    最后我把门开了一条缝,我悠悠的对他说,哲,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不可能,不可能了。
    程哲当时差点疯了,他硬是挤开门抱着我,他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说他可以帮我处理一切,不让王莹伤害我。
    
    我不说话,只是搂着他的脖子大哭出声,我说,哲,你是我这辈子唯一选择的男人,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哲,你离开我吧,你什么都不要知道,你只记住我是个糟糕的坏女孩,一个很爱很爱你的笨笨的女孩就可以了,你走吧!
    
    他当然不可能走。
    因为他不明白,他搂着我问,说天大的事情也能解决啊。
    我哭了,我边哭边颤抖,我说哲,我造孽了,我真的造孽了,如果我们再在一起,我就对不起——
    我像是猛然惊醒一样,用手紧紧捂住嘴,伤心欲绝的看着他。
    
    程哲疑心更重了,他问我:什么样的事情让你突然变成这样?我们不是说好在一起的吗?你怎么就要放弃了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他流泪,一遍一遍的说爱他
    我说,你是我心里的刺,你为什么要扎到我心里啊,你让我忘了你吧,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忘记你
    
    他搂着我往屋内走,才看见满地狼藉,和揉皱的照片。
    
    我惊恐的大叫一声,把他往外推,我说哲,你不要问了,什么都不要问了,你记住我爱你,一个傻姑娘非常非常爱你,你是老天赐给我的礼物,但是你太贵重了,我拿不起,你走吧,什么都不要问。
    
    废话,他当然要问,是人都会问。他看我拼命阻挡他看照片,就越要看,呵呵,我就是要他看!
    
    
    但是我还是装着阻止他,我说哲,你会伤心的,我不要你受伤害,你别看了,我求你别看!
    然后我装着从他手里抢夺照片,他推开我就把揉皱的照片展开了,然后他看见
    
    他的妻子和一个中年男人甜蜜缠绵的照片。
    
    
    我捂着嘴,低声的哭。
    程哲大吼一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泪汪汪的看着他,我说,哲,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小,为什么啊?
    
    这个男人是谁?他指着照片上的父亲。
    
    
    我仿佛崩溃了一般大吼起来——那是我父亲!使我爸爸!他曾经有过一个情妇,就是照片上的女人!那天,我去你家见王莹,我没有看清她,可是昨天一见,我竟然发现,她竟然就是,就是……
    
    我说不下去了,软软的坐在地上,程哲也愣了,他拿着照片的手在颤抖,因为愤怒而颤抖,我心里涨满了喜悦,男人啊,他允许自己的背叛,可是不允许妻子的背叛!王莹,你等着看程哲怎么羞辱你!
    
    
    
    我扑上去抱着程哲的颈子,边哭边亲他,哲,我说,“我们家曾经出过这种事情,爸爸说那个叫王莹女孩子勾引我父亲是为了钱,可是我不恨她,我一点也不恨她。
    我知道缘分是挡不住的,也许她是真心爱我爸爸,所以我和妈妈退让了,我理解她和爸爸。
    但是,她竟然是你的妻子!你看,桌上的照片是我妈妈,她病死了,病的时候爸爸和王莹在一起。
    
    我不恨王莹,但我不能对不起我妈妈啊!你说,我们在一起,不等于是乱伦吗?这让我们怎么在一起啊?哲!我好希望这是场恶梦!
    为什么,为什么王莹是你的妻子!
    为什么我爱的男人的妻子,是我爸爸的情妇,这让我怎么接受?我不想活了,我要去死!”
    
    
    程哲吓得赶紧抱住我,我揪住他的衣服,我们还能在一起吗?我朝他哭泣,“你知道不可能了,对不对?我不愿意你受伤害啊,我不愿意让你看到王莹的过去,因为我爱你!你为什么非要看照片?你为什么不让我保护你,让我一个人静静的走开就好?”
    
    
    我打他,你为什么是王莹的丈夫,你为什么不等我出现,为什么要那么早结婚,为什么?
    
    他无奈的抱着我。
    
    最后我挣脱开他,抹净泪水,静静的说“我们分手,哲,你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爱着的男人,我一辈子都是你的,但是我不能留在你身边了,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们的伦理都乱了,我不能对不起妈妈,我不能让她在地下不安生,哲,这是我的报应,我们分手。”
    
    
    他不分手也得分手,这次分手是我策划的,我需要一个理由摆脱他,但是,我要在他心中留下不得不离开的形象。我要让他以为,我真的是个被逼离开,但心里永远挨着他的傻女孩儿,我要在他心里当一辈子圣女!
    因为这样,他的心就永远不会回到王莹身上!
    
    程哲知道了妻子曾经是一个人的情妇,这对他来说,是多大的打击啊,呵呵!这种打击,他会发泄在王莹的身上,这是一定的。
    而我要离开西安了。
    分手很痛苦,我对程哲说,我受不了了,我要去死。我当着他的面抓起安眠药就往嘴里塞,他吓坏了。
    我告诉他,我一时接受不了,让我冷静给我时间冷静,我爱你,让我思考过后,如果上天给我们缘分,我一定会回来。
    我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发誓我会让你找到我。
    
    
    而我打算到另外的一个城市,甚至是另外的一个国家去。大姨在加拿大,她早就想让我去陪她了,而我也考虑去申请研究所。
    我搬走了。连夜上飞机暂时住到了表哥家里,但是我给程哲的消息不断。
    我跟程哲通QQ,通电子邮件,我写很多很多肉麻的信给他,告诉他我的思念和我的不能相守的痛苦。
    我说,哲,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我好想你
    我不恨王莹,你们不要离婚了,但是,希望你别忘记我,别让我一个人傻傻的想你
    我说,如果我回去了,你会不会等我?
    程哲说只要我回去他身边,他就放弃一切和我在一起。我说给我时间,我需要冷静。
    我们就这样一直通着信。
    更重要的是,我从程哲的消息里掌握着王莹的情况,他们还没离婚,但是即使我消失,程哲还是坚持离婚,他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曾经被包养过。
    其实不离婚也没关系,我不会让王莹的婚姻好过,如果他们过得好,我会再回来破坏,如果王莹换一个男人,我跟着她换,哈哈!
    
    
    我坐飞机到了包头,父亲很高兴我去看他,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他的桌上放着和妈妈的结婚照,墙上,还挂着我,妈妈,和他三个人的合照。
    
    他老了,他的魅力没有了,他又找了一个女人,但是档次够低的,因为以他的年纪,他再也找不来像妈妈那样美丽,既有学历,品味性格又好,和他有共鸣又对他全心全意的女人了,妈妈给他的快乐和温馨是他从任何女人身上,何况是他现在这个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女人身上得不到的。他后悔,后悔极了。
    
    
    但我伸手就撕了墙上的照片,我把妈妈和我撕走,把剩下的他扔在地板上。我说爸,我今天找你有事。
    
    我把妈妈流泪的照片,我高中暑假哭着写过的日记,妈妈病重时的照片全砸在他脸上,我把妈妈从生病到咽气的每一个细节都详详细细的给他复述。
    最后,我把他和妈妈的婚纱照一撕两半。
    我说,爸爸,你不配妈妈。你们曾经是夫妻,但是我现在告诉你,你没那个缘分!张骏涛,你不是何爱敏的丈夫,你不配站在她身边,你不配她为你披婚纱!
    
    
    爸爸试图让我冷静,我很冷静,我对他,不是恨,是彻底的漠然,彻底的死心。我看着他,就像看着砂子,心里有划痕的痛。
    
    我说爸爸,我把你出轨后我所有痛苦的记忆都还你了,这些照片,这些日记,还有,我报复了你那个贱女人,王莹。
    
    我告诉他我是如何破坏了王莹的家庭,看他惊愕又不舍的脸色,他是为我不舍,人年纪大了,就懂得心疼儿女,可惜,儿女已经不需要他的心疼了
    
    我说,爸爸,为了报复,我几乎是糟蹋我自己,但是我告诉你这件事,纯粹是为了让你更痛苦,更伤心,我让你知道,你的背叛害死了妈妈,还使得你的女儿不惜一切的去当别人的第三者!你慢慢体会妈妈的感觉的,如果不是你的背叛,那么现在,你的屋子里不会是这么一个和你没有共同语言的女人,一个无法回应你的浪漫,给你快乐的女人,因为那个女人,被你害死了。
    
    你也不会面对这样一个充满憎恨的女儿,因为你疼爱的那个会跳上你的膝盖的女儿,也被你害死了。
    
    
    爸爸,我来,是来告诉你,再见了,我这辈子不会再见你了,你真可怜,你为什么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呢?我要出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回来看你,我在国外你也不可能指望我赡养你,你老了怎么办呢?
    十六岁之前,我发誓要让你和妈妈做一对最最快乐的老公公老婆婆,我一手推着一个去环游世界,我要把两个满头银丝,满脸皱纹的家伙紧紧抱在怀里,每天都说爸爸妈妈我爱你。
    
    可是爸爸,这只是个梦了,那个女儿已经死了,你老了,我的妈妈,她连老的机会都没有,就去了。
    爸爸,你看看我吧,你以后只能看我的照片了,我连电话都不会和你打,我身在何处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把妈妈的单人照收在背包里,我带着我的妈妈生活,她曾经辛苦的带着子宫里的我,而我在心里一辈子带着她。
    
    
    王莹,她几乎已经算是死了吧。她那样如死灰,如槁木,她的家破了,而她,和一个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呢?她没有工作,没有爱她的丈夫,她快离婚了,她没有小孩,她老了,而我不会放过她的。
    
    我不要她的身死,死了她就解脱了,我要她活在世上受罪,活着却觉得活着一点没意思,活着不如死了,活着不知道什么是快乐,活着就是赎罪。
    
    
    我让她活着……跟死了一样。
    
    我写完了,一切都结束了,也可能没有结束,如果王莹还打算寻找幸福,我会尾随而至的,我要她一辈子都恐惧,当她摆脱不开的阴影。
    
    我敢在这里发表文章,也就不怕你们知道我是谁了,相信版主已经知道了吧?不过没关系,我的事完成了。
    为了提档,我回来西安,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晚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